包政| 管理学教育的反思(20)-包子堂

包政| 管理学教育的反思(20)
包政  2017-05-24 12:43   阅读(633)
摘要:企业及其管理体系,是在实战中演变进化的,并且伴随着领导阶层及其工作团队的成长而不断演进。

文 | 包  政


德鲁克很强调企业的“事业理论”,每一个企业都要有自己的事业理论,用于指导企业自己的实践。

 

很多人问过我这个概念——什么是事业理论?是不是英文翻译错了?有人也许会说,德鲁克这么一说,你这么一听,就行了。他老人家没说清楚,也没定义,没必要较真。

 

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,一句顶一万句的时代,我们是经历过的。在很多情况下,只能听之任之,应付一下就行了。一只耳朵进、一只耳朵出。


loneliness-2308923_1280


十几年过去了,企业事业理论的概念,一直挥之不去,而且经常被人问及。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,像似量子纠缠。

最近有一本书,以色列人,赫拉利写的《人类简史》。他的名字很好听、也很好记,跟法拉利差一个字。他说,公司是个故事。言下之意,公司是人编造出来的。

 

毫无疑问,公司一定始于聪明人编造的故事。跟资本市场的“路演”差不多,聪明人编一个故事,让大家投资,平地就产生了一个公司。

我认识一小子,开的就是法拉利。每天要见十个(以上)投资人。他讲故事的能力,让人刮目相看,我就没见过那么能吹的人。

 

编故事并非难事,尤其对一群利欲熏心的人编故事,更不是难事。小说家的本事就是虚构。虚构的故事能催人泪下,虚构的财富故事,也一定能让人动心,让人欣喜若狂。有伟人说,只要利润超过百分之百,就会有人铤而走险。

 

难的是故事背后有没有理论。没有理论的故事,谁都能瞎编,只需要算算财务账,说说统计数据,就可以了。谁都知道,账是可以做出来的。不会骗人的数据往往是最骗人的。有理论,才是真功夫。

施振荣是有真功夫的,他能提出自己的事业理论,看过《再造宏碁》就明白这一点,书中提出了“微笑曲线”,让我等受益匪浅。

不管这个理论是否具有普遍性,能否适合所有的行业,至少可以表明,施振荣已经完成了对所在行业的理性思考或抽象思考。在那个行当,他想怎么投资,做什么事情,投多大规模,等等,我们一定觉得靠谱。我真正佩服的是这种人,而不是风口上的猪。

 

能以理论来支撑庙算,才是真正的多算者,多算者胜。这符合理论,符合《孙子兵法》。误打误撞,不算本事,只能算运气。死一大片,活出一个,剩者为王。不合逻辑、没有理论,无厘头,常人学不了。除非你认为自己也是天才。

 

我不知道,大学商学教育出了什么问题,不把心思放在理论教育上,而是放在案例解读上,冠名“最佳管理实践”。

没有理论体系支撑,是不能随意解读实战案例的。实战案例是用来说明理论中一些概念的,或化解理论概念的。目的是为了让学员理解理论及其概念体系,而不是让学员去模仿或简单模仿实战案例。

 

企业管理在于实践,强调的是个性化,一个企业一个样。照搬照抄,简单模仿,已经成为中国产业界的灾难与不幸,或同质化竞争的根源。

 

企业及其管理体系,是在实战中演变进化的,并且伴随着领导阶层及其工作团队的成长而不断演进。其中包含了多少艰难困苦的过程,还有多少欲说还休、难以启齿、一言难尽、不堪回首,等等的经历,后人是无法体验到的。

我们只能用抽象的语言告诉大家——倒下去的你看不见,站起来的你学不会。这些优胜企业是历练出来的,是实践出来的。他们在艰苦卓越的努力中,走通了自己的逻辑,强悍了自己的思维。

大学商学教育,真正要做的事情是,从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中,抽象出一个个具体企业的历史逻辑。

 

我经常对EMBA学员讲,你们要扪心自问,这一生中你们究竟做对了什么,才走进了这神圣的大学殿堂?不要自欺欺人,不要避重就轻、文过饰非。只有这样,你们才会真正懂得未来的路怎么走,才会真正明白,出了这个殿堂,自己应该干些什么。否则你们只会停留在原地,弄不好滑向社会的底层。

 

大学商学教育还应该进一步做的事情是,在上述的基础上,提炼出具有一般意义的理论概念体系,去帮助更多的企业家或创业者,提高他们的理论素养,拓展他们的抽象思维规模,强化他们的心智模式。使他们能够面对实践,完成思考,形成事业理论。



评论文档  0次评论
您可以输入140个字
验证码: 看不清楚?换一张
showMod:2
回到顶部
机构Code:bossta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