包政| 管理学教育的反思(18)-包子堂

包政| 管理学教育的反思(18)
包政  2017-05-22 12:36   阅读(915)
摘要:企业中没有容易的事情,也没有容易解答的问题,哪怕他只是一普通员工。只要放在时间的维度中,动态得去看,没有简单的事情。

文 | 包  政


有人说,管理是门手艺,管理者就是一个手艺人。如果这种说法成立的话,那学习管理这样的本领,成为行家里手,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。至少应该像格鲁夫那样,花一辈子的时间,才能炉火纯青,融会贯通。格鲁夫是幸运的,别的经理还没有这个机会。

 

按照德鲁克的说法,一个人要想脑袋发光,产生见解,至少需要十几年的经验。除非是天才,或者是风口上的猪,撞上大运了。

很多学校标榜说,要培养商界领袖。我觉得这话说错了。如果是为了招揽生意,可以。如果真认为是这样,那就不可以了。


piano-2308370_1280


商界领袖不是培养出来,而是打出来的,是百战余生之人,靠的是用命换来的实战经验。有老兵说过,百步之外,任何生命气息他都能感知到。否则他根本不可能活着回来!大学老师最缺的就是实战经验。

商界领袖是从火和血的考验中历练出来的。吃遍苦头,没有倒下,最终脱颖而出,成为万众瞩目的商界领袖。大学老师没有这种破产跳楼,或被人告上法庭的切肤之痛,不可能在这方面为人师表。

 

像我等这样的谦谦君子,想都不要想成为商界领袖。老老实实的,给那些老板们讲清理论就可以了,包括推荐一下好的理论。千万不要说,这只是常识。常识是不需要教授的,教授也不应该是讲常识的。

实战中的企业和企业经理人员,他们遇到的都是天大的难题和麻烦,尽管听上去非常简单,却往往没有办法解开。盘根错节,相互纠缠。表面上毫不相干,实际上却如影随形。

 

单独拿出一个因素来看,都是简单的,几乎无足轻重,不值一提,简单到了不需要解释。可是放在一起呢?背后的因果关系,复杂多变,无可穷尽。从技术经济,到社会心理,剪不断,理还乱。

任一现实问题,你都不敢往下追问。追问三个层面,就没有人回答得了,更别说拿出系统解决方案。背后不出冷汗,就算心理素质很强了。

有一个公司的普通员工,憋了很久,问我一个问题。说他有一个很肤浅的问题,但已经困惑很久了,请我指点迷津。

 

我原本想,一个普通员工的问题能有多难?错了,真的很难。现在我知道了,企业中没有容易的事情,也没有容易解答的问题,哪怕他只是一普通员工。只要放在时间的维度中,动态得去看,没有简单的事情。

静态地看,是常识。单独的去处理,是常识。动态且综合地看,需要抽象的理论体系加以指导。否则,问题会被累积起来,需要解决的问题会越来越错综复杂,手段会越来越少,乃至于枯竭。这就是我常说的,我的课很难使你的公司长寿,但可以使你的公司避免死于无知。

那个小伙子的问题很简单,企业希望他们提高客户服务的个性化程度,同时,又降低了他们的销售服务费用,问他该怎么办?我的回答是,想办法。

随后我问了他三个问题,知道德鲁克吗?回答说,不知道。知道创新吗?回答说,不知道。知道业务人员也是管理者吗?回答说,不知道。看来这些都不是常识,都是常人不知道的事。

 

企业经营,跟居家过日子是一样的,都是有数的进账,无数的花费。业务员需要通过创新,来平衡资源与目的之间的关系。这也是一个业务员的存在价值与理由,通过价值贡献来获取报酬。

接下来,那位小伙子对我的评价是“你的话,跟我们老板说的差不多。请问,什么是价值贡献?什么是创新?这问题太烧脑了。”

 

我当然不能批评他的素养太差,我只能给他讲个故事。话说,别的公司有一个业务员,了解到有些客户,即主任医生,希望认识一些大腕。于是安排了一次活动,让那些主任医生陪大腕钓鱼。这就提高了主任医生的个性化服务。没费用怎么办?让那些主任医生出,事情就解决了。

 

这位小伙子似乎开窍了。说这边的客户不喜欢钓鱼,但喜欢段子。我经常转贴些段子给他们,你说可以吗?我一时语塞。

转帖段子,也算是提高客户的个性化服务吗?这是企业当局的事情,我不懂!我只知道理论,我想解释的只是理论中的一些概念。并不想提供咨询服务,并不想告诉小伙子,你该怎么做。

 

难怪德鲁克会很认真得回答问题,回答每一个来自企业学员的理论问题与理论概念。而且,他很自信地说,我的理论是不是正确,实践中的经理人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,他们正践行着这个理论。

德鲁克没敢创办一家公司,坚守本行,不断从实践经验中总结理论,反哺给经理阶层。即使创办了一家咨询公司,也没听说过挣了很多钱,或成为上市公司圈了很多钱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靠写书谋生。我猜,他创办咨询公司,是为了理论联系实际,而不是指导一个企业该做什么事情。他追求的只是理论的统一性和实践性。

大学只需要提供或解读好的理论,具有整体统一性的好的理论。尤其是若干套观点相左的理论,去刺激学员在各自的实践中深入思考,完成和完善自己的事业理论。

 

这里用得上歌德一句话——一切理论都是灰色的,唯生命之树常青。德鲁克绝不会越俎代庖,用自己的理论及其实践,去代替无数企业的实践,去代替郁郁葱葱的自然景象。

 

不妨试想一下,如果大学不能提供一系列好的理论,后果将会怎样?简单模仿,照搬照抄,同质化竞争。我还可以告诉你们,还会有用“中国创造”,来代替“中国制造”。


评论文档  0次评论
您可以输入140个字
验证码: 看不清楚?换一张
showMod:2
回到顶部
机构Code:bosstan